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翁诗杰最大敌人就是自己 蔡细历:他尽与影子打架

转载自当今大马,12.09.09

杨凯斌与王德齐

独家专访(一)

马华公会史上首位被开除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声称翁诗杰自去年10月出任总会长以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自己的领导没信心。他并以一句话形容翁诗杰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作为一名领袖,你必须有信心获得人们的支持,你是在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和自己的影子打架。翁诗杰完全不相信自己,他很容易受到周围的人的影响。

最大成就是拼蔡细历

这名前马华署理总会长也不改其一贯的言辞犀利风格,讽刺翁诗杰上台以来打出三拼的口号,誓言要拼经济、拼政治以及拼种族和谐,最终却一事无成。反之,最大的成就是拚蔡细历,最终将他革除出党,以及分裂整个党。

如果你看回翁诗杰的政治生涯基础,他就是依靠其口才来抹黑他的对手。如果追溯其服务纪录,他是一事无成的,就算是作为一名总会长也好。他唯一做到的就是开除我,没有其他成绩了。

蔡细历是在昨日于八打灵再也一家酒店接受《当今大马》中英文版,以及网络电视的独家专访。这也是他在826日被会长理事会开除党籍后,首次接受媒体的专访。

勾结张庆信乃超级废话

蔡细历在专访伊始后即逐一反驳,翁氏阵营对他所作出的连串指控,包括指责他是巫统的傀儡;与黑社会勾结;要求重新委任为部长;获得自贸区主要承包商KDSB公司首席执行员兼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张庆信,捐助1亿令吉倒翁;以及企图在召开特大失败后另起炉灶创办新党爱国党

蔡细历也重复在早前记者会上的论调,连番炮轰翁诗杰是谎言之父father of all lies)、另创爱国党的指责是废话之祖Grandfather of all nonsense)、以及和张庆信勾结的说法是废话中的超级废话Greatest nonsense of all nonsense),显然已对翁派的指控大动肝火。

翁诗杰说了很多废话,他所捏造的废话之祖就是,我有创立新党作为B计划。我没有B计划,我们深信马华中央代表会确保我方的议案在特大中通过。

他也一直将我和张庆信捆绑在一起,但我和张庆信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公开说明,这是废话中的超级废话

如果我有一亿令吉,我就会告知翁诗杰不想再参与任何事情了。那个(马华)总会长职根本不值得1亿令吉,你们可以说这是蔡医生讲的。我也不曾想过要当马华总会长,如果有这样的念头,我早就在去年党选中挑战他了。

不相信电话遭盗用解释

询及是否曾努力重修两人的关系时,蔡细历的口吻与翁诗杰如出一辙,过去已是覆水难收

但他透露,两人一开始根本就是话不投机,并举例说尽管他在党选获得中央代表接受东山再起;但是翁诗杰在党选后就一直不停攻击他,甚至在党选后第一个星期,就在专栏文章中重提旧事。

询及他当选以来是否遭到边缘化(marginalised),蔡细历自嘲说,这个字眼并不恰当,过于轻描淡写其处境,真正的字眼应该是流放exiled)。

他炮轰选委会以性爱光碟丑闻为由革除他,根本是选择性提控的做法。他继指,翁诗杰也曾在5名沙巴州区部主席前辱骂他是狗,要用纪律行动来砍他的头。

他也向再次《当今大马》出示,一封由翁诗杰发出,表明要砍掉马华浦莱区会主席刘德贤的短讯,作为选择性提控的另一个例子。有关短讯内容是说,拿督斯里,我在想你是否向我宣战?如果不是,你是否认为作为柔佛区会领袖的刘德贤是否应该被砍?

尽管翁诗杰声称其电话号码遭人盗用传送羞辱短讯,但是蔡细历却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并反问,这个电话号码只是少数高层领袖才知悉......为什么人家要入侵其号码?

为何不敢去神庙斩鸡头?

蔡细历更反击,爱唱衰他有性爱光碟污点的翁诗杰,本身也涉及接受一千万令吉政治献金,以及乘坐霸王机等贪污指控,但是却无法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翁诗杰整天到全国各地指我形象受损,是过气人物,而他则比白色还要清白。他已经忘记,他是唯一被反贪会传召的马华部长,他也是唯一必须到警局的马华部长。

他必须做出解释。为什么他不肯解释?为什么他不要接受张庆信的辩论挑战?张庆信的口才肯定比不上他。为什么他不要公布妻子的户口?为什么他不要去神庙去斩鸡头?

纳吉不查自贸区必倒台

这位前卫生部长也抨击翁诗杰企图政治化部门事务,来遮盖党内苍白的政绩。他保证,其实不管谁是交通部长,抑或其阵营在特大中赢得胜利,政府都会把自贸区丑闻查个水落石出,因为这已经是内阁的决定。

他声称首相纳吉言出必行彻查弊案,否则在众目睽睽之下,国阵政府势必在下届大选倒台。

纳吉知道人们在看着,如果没有履行这个责任,政府势必会倒台。

翁诗杰尝试显示他是唯一展开这场反贪圣战的战士,忘了自己的形象已经受到污染。他现在必须更激进,以显示他比白更白。

国阵总协调职产生威胁

蔡细历也承认,他被纳吉委任为国阵总协调一职,是马华当权派感到不满及备受威胁的主因。

(他们说)就连马华总会长都没有权力召见其他国阵成员党的领袖,蔡细历又有什么资格呢?

他披露,尽管目前仍是国阵总协调,但是他在826日遭到开除党籍后,就已经停止工作了。

如果我继续到全国各地(会见国阵基层),他们会更加不满。我要总会长能够睡一场好觉。

询及是否曾经会晤纳吉,以讨论国阵总协调一职的前景,蔡细历表示没有,因为他并不想把首相卷入马华纷争。

会长理事会只开六次会

尽管遭翁派标签为巫统傀儡,并被指要求巫统插手党务,但是蔡细历却解释说,纳吉其实只是希望看到一个团结和强大的马华,无意插手马华纷争。

他强调,在308大选后所举行的8场大选,已经清楚显示华社不再支持国阵,而马华也一直无法为国阵争取到华裔选票。

问题是出在马华,马华的积弱不能责怪蔡细历,因为总会长是翁诗杰。

翁诗杰无法提供领导方向。在他上台一年后,马华跟本没有做到任何东西,没做出任何准备来面对未来的挑战和来届的大选。

他举例,马华在翁诗杰上台后很少召开会议来认真讨论问题,比如会长理事会在党选后只曾召开过6次会议,其中两次还是紧急会议,一次是开除他,一次是委任上议员。

一半代表已经签署同意书,他们要求召开特大。这对党是好事,这不是为了挺蔡,或是倒翁,我们是要领导有方向。

蔡派无官职没能力派钱

尽管蔡派迟迟未呈上中央代表签名召开特大一直被人质疑虚张声势,不过蔡细历今早再度重申,已经获得半数1200代表的签名。

(三名蔡派特大发起人,陈财和、张日洲及卢诚国已经在昨日前往马华总部,提呈921名中央代表要求召开特大的同意书)。

蔡细历说,我已经挑战那些认为我没有足够签名的人一起去神庙,但是却没有人接受。他也否认,出现签名支持召开的支持者倒戈的现象。

他苦口婆心解释,蔡派的中央代表特大行动委员会主席陈财和,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因此坚持要求选择一个良辰吉日来提呈签名,以确保能够旗开得胜。

他也矢口否认,蔡派以骚扰或贿赂的手段,来获取中央代表的签名。他更声称,做出这些指责正是翁诗杰失策的地方,导致他获得更多的支持。

你说我们给钱,是不是要侮辱中央代表的智慧?第二,我们到底从那里获得这么多钱?我方阵营中根本没有一人有官职,只要你没有官职,你就无法给钱。

恢复党籍再谈和平方案

询及会否接受翁蔡双双退下的和平方案,蔡细历则表示,他不介意这么做,唯条件是必须先召开特大,恢复其党籍。

我不介意(接受)和平方案,但是请先恢复我的党籍。我无法接受自己是在没有马华党籍的情况下退休及渡过余生。

他也表示,最重要的是和平方案能够恢复马华的稳定和形象,以及重新赢回华社的支持。

询及两人是否有必要坐下谈判时,蔡细历坚持,既然他都已不是党员,就没有必要展开谈判平息党争。

针对翁蔡两派皆获得逾半代表,这场党争是否会像80年代梁陈党争般长期拖延,直肠子性格的蔡细历否认此事,并表明,如果我的队伍(在特大)落败,我就会离开

No comments:

Welcome to my Blog

As a concerned MCA member, I am trying my best to help in the process of rebuilding and repositioning of the party.

Therefore, I welcome party members and members of public to post your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on my blog on how to rebuild and reform the party, eventually enabling MCA to regain support from all party members and the community.


Thank you for your sugges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