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承诺“倒翁”后不展开秋后算账 蔡细历承认华社已不在乎马华

转载自当今大马,130909

杨凯斌与王德齐

独家专访(二)

遭纪委会开除党籍的前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承认,华社在308大选后已经抛弃了自诩为华社代表的马华公会,而作风独裁的总会长翁诗杰必须负上最大的责任。

蔡细历直言不讳华社已经不那么在乎马华,并表示国阵在308大选后8场补选内所蒙受的7场败绩,就是最好的证据。

过去8场补选,国阵只是在砂拉越的巴当艾州议席胜选,却在大马半岛连续7场败给民联。在这7场补选中,华裔选票几乎是一面倒倾向民联,就连副首相慕尤丁也一度开腔抨击华社不懂得感恩

蔡细历承认,现有的党争已经为(马华)带来许多伤害,所有人都必须负上责任,不过你(翁诗杰)作为总会长,却应该负上领导的责任。

否认属元老派和少壮派之争

对于这场因为砍蔡风暴而掀起的党争,被媒体标签为元老派对垒少壮派,抑或前AB队之间的斗争;蔡细历不表认同,反而将之形容为中央代表选出的领袖,与获得受委领袖围绕的总会长之间的斗争。

他更火力全开地抨击,这些围绕总会长身边的受委领袖皆是盲从之母Mother of Yes Man)。

你看到有些受委领袖,现在有司机和车载送,人们会开始问他们到底是从哪里获得这些利益?他们已经变成盲从之母

他也声称,马华正副部长实际上没有涉及这场党争,似乎是要把其他党领袖和翁诗杰切割开来,以争取他们的支持。

马华正副部长其实都没有涉及这场党争。整场纷争是因为总会长(翁诗杰)本身,不懂得扮演船长的导航角色而引发,他以为可以自由转左转右,走上走下。

奉行集体领导重用有才华者

蔡细历也公开承诺,一旦倒翁成功,蔡派将会奉行集体领导,绝对不会秋后算账,对付挺翁派成员。

他强调,一场纷争自然会有支持和反对的成员,因此他们在特大赢得胜利后,绝对不会奉行猎巫行动,或歧视和边缘化任何领袖。

我们会奉行集体领导,我们会听取基层的意见。那些有才华或政绩的人士,都会被带回来。

他是於周五在八打灵再也一家酒店,接受《当今大马》中英文版和网络电视的独家专访时,如此表示。这也是他在826日被会长理事会撤销党籍后,首次接受媒体的专访。

对总会长直选改革有所保留

询及蔡派胜利后是否仍然会延续翁诗杰所提出的党内改革计划,包括总会长直选制,蔡细历明显持有保留的态度。

他表示,党内曾经召开会议进行讨论,并且产生许多质疑,包括马华要如何公正地清理党员册,确保不会成为派系之间的角力。

你不能因为知道这个区会反对你,所以就清理得干干净净,那些支持你的区会,却只是随随便便地清理。那时,反对你的区会就缩小至真正的数目,但是支持的区会却没有。这是不公平的,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则。

他批评,翁诗杰根本不曾没有具体的改革计划,后者只是提出直选制的概念,但是却不曾和其他人深入讨论。

我建议我们应该举行一天的脑力激荡会议,让马华党员来决定。你不能在没有详细解释实行方式和后果的情况下,直接把它列入为特大的项目。

巫统马华关系靠共识非对抗

针对一般印象认为翁诗杰在处理马华和巫统关系时,尝试突显敢怒敢言的形象来赢回民心时;蔡细历则反驳说,翁诗杰只是在党员参与的闭门会议里扮英雄及逞英雄,并不敢公开呛声巫统。

我已经公开挑战他不要只是闭门会议中抨击巫统,并公开表明他是唯一敢违抗首相和副首相的马华总会长。唯他不曾这么做。

他也表示,本身并不相信公开对抗巫统是有效的争取方式,反而更倾向于使用建立共识的方式。毕竟,马华和巫统在选举时都是共同使用国阵旗帜上阵,因此任何行动都不应该破坏国阵的形象。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都是联盟中的一员。你到底是要以直接对抗的方式,还是要达到共识来赢得一些东西?我不相信直接对抗,你不应该和任何资深抑或资浅的盟友直接对抗。

你必须接受首相和副首相是来自巫统,大多数内阁成员也都来自巫统,所以这必须看你怎样和他们合作。(英谚说)剥猫皮是有很多种的方式。

性爱丑闻后不退休无关尊严

询及许多人心中的疑问,即他在去年初因性爱光碟丑闻爆发而辞职后,为何仍然不肯引退而选择延续其政治斗争时,蔡细历强调这无关尊严的问题,而是因为他希望能够继续贡献给党。

如果我不能继续提供贡献,你认为我还能获得这样多的支持?我已经不是部长,已经没有官职,我甚至也不是州联委会主席。

我对他们的支持感到感激,因为马华至少还有许多党员希望看到正义。既然党员选择像我这样的领袖,就应该允许我继续服务,为何要现在,即20个月后采取纪律行动对付我?

他讥讽说,开除他这也是马华历史上的一项创举,因为纪律委员会是在投报者撤回投诉后,继续向他采取纪律行动。

他也声称,有关的性爱光碟是别人拍摄陷害他,而并非自己所拍摄,然后才泄露出去。他表示,若是后一个情况,本身将会选择自行引退。

为什么大家不针对拍摄者?我们是不是要有这样的政治文化,当你想要去除一个人时,可以去拍摄其他人的私隐生活,或者陷害他?

No comments:

Welcome to my Blog

As a concerned MCA member, I am trying my best to help in the process of rebuilding and repositioning of the party.

Therefore, I welcome party members and members of public to post your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on my blog on how to rebuild and reform the party, eventually enabling MCA to regain support from all party members and the community.


Thank you for your sugges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