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5, 2009

The NutGraph II:国阵会被取代吗?

The Nut Graph 专访

尽管在自己党内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但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仍然想信,若国阵愿意拿出政治决心,该政盟还是有望重获选民的信心。

他认为,如果国阵成员党凡事能针对课题、去种族化来看待问题,国阵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下将有机会进行改革。

然而,这位前内阁部长不认为,目前的马来西亚社会可以完全抛弃种族政治,接受完全以课题为基础的政治模式,该理想政治需经过多两届的全国普选才能落实。

他接受网络媒体TheNutGraph访问时指出,民联提倡的“平等政治”待给人民新的希望,可是在大马的政治实现里,那并不容易实现。

因此,由巫统主导的政府必须要展示他们能公平对待各种族,对全民一视同仁。

关于首相纳吉

记者:敦阿都拉卸任前曾想办一场国阵大会以促进种族关系。纳吉是否应该继续此计划?
我认为需要办这场大会,好让国阵各成员党能对国阵和政府未来的方向取得共识。308以后,许多成员党的领袖认为只要他们敢怒敢言,情况就会好转。他们认为,这么做就足以表现他们勇于为社群争取,为民请命的一面。

可是,去谈论或争取一些你的社群本来就应得的东西,问题就解决了吗?这些要求能被满足吗?

所以呛声并不足够。马华近来一直在呛声也发表了许多文告。
你可以呛声,但你的声音是否被正视?我不知道这样是否有效。身为国阵的一员却没完没了地互呛,我们是否传达正确的信息?人家会说,你也是政府的一份子,干嘛不停叫骂?你若办事有效,只需上谏几句问题不就解决了?倒不必像反对党一样。反对党因为无法接近首相,所以必须敢怒敢言。

你如何看待纳吉的领导及他倡议的“一个马来西亚”?
他是时候付诸行动了。今天的人民已经不接受口号这一套。政府必须展示公平对待全民的决心。纳吉的决定必须体现民主精神和透明化,并且要证明现任的政府认真治国,有信于民,不分种族让全体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既是国家的共同主人,大家应该享有宪法赋予的权益,而政府不能言行不一。他们也要能体恤人民的领袖。

纳吉上任后出巡民访是很好,但没有解决问题。民访后应该进行对话,以了解特定社群的需求和心声。只是走动和握手是一项很好的政治手法,但年轻一代不会尽信。我们应该坐下来和他们进一步交谈。

我在我的选区也是这么做,我常户外走访选民,所以我能生存至今。即便是现在,我也如此管理我的区会,我目前是马华巴株峇辖区会主席。我经常四处访问居民,以协助当地的议员解决问题。走马看花式的访问,或在咖啡室里闲聊是没有意义的,这样并不会得到选民的支持。

你如何评估纳吉上任首个月的表现?
他做得很正确,这也是伯拉在位时人民引颈常盼的,其中一项是开放服务和金融领域,我认为他的安排巧妙细微。

与其检讨新经济政策,他把新经济政策里的一些东西慢慢去掉….如果全面检讨,可能会让许多马来人不悦。但如果只废除其中一些而避免全面检讨,这不失为“安内攘外”的政治良策。

第二,是长期未决的改教课题….过去我曾参与一个以拿督斯里黄家定、拿督斯里莎丽扎以及总检察署为首的内阁委员会,研究其中一伴侣改教的争议性课题。我们多次争论,而我们所要的结果,纳吉在一个内阁会议就议决了。对于这一点,我确实敬佩他。

但内阁的决定被批没有任何法定地位。
这很简单。政府作出一项决定后,接着是总检察署的工作将之纳入法制。

纳吉已经触怒回教法律师以及其他保守组织。
是的。这是很大胆的做法。

你预见国阵会因此受影响?
在多元种族的国家,任何看似偏袒特定族群的决定必将影响另一族群。但我们希望人民可以宏观地看待整个事件对家庭和谐的影响,以及公平性。

你认为纳吉能够团结所有人吗?
可以,如果有政治决心和悟性。纳吉必须以积极的行动,证明现任政府不是归属巫统;现任政府不只推行有利马来人或特定阶层人民的政策。我想,这是他必须发动的最基本改革。

看看目前的内阁及巫统的阵容,你认为他们能给纳吉所需要的支持吗?他们是中间领袖吗?
我认为纳吉能全面掌控巫统。他是党内的强人,他应该利用这项委托权改革巫统、加强巫统,使它奉行中庸政策。巫统的决定不能只照顾巫统党员,而要顾及全民,才能真正落实“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关于马来西亚华人

大选已过一年,见证了民联政治和管理后,你认为大马华人的趋向如何?
我认为华人仍然不亲国阵政府。最近我出席了一个由巴生民间组织主办的讲座,与会者逾千人,而我能强烈感受那股反政府的情绪。

(大马)华人有很高的期望,民联则进一步提高他们的期望,好像….这是单一种族社群。他们忘了这里是多元种族国家。他们忘了不管由谁执权,政府必须平衡各社群的需求、敏感元素及理想主义。

民联即已提高华裔和印裔的期望,希望最终不会落得虎头蛇尾的结局。

你认为他们把期望提高到一个不切实际的水平?
是的。

你这么说,是因为你在国阵里清楚了解要平衡利益很困难……
是的,一切回到权衡。就以实际问题来看,行动党在雪州和霹雳州拥有最多的州议员,但他们深知州务大臣不可能由(大马)华裔出任。所以理想主义、平等、期望,应该建立在这个国家的政治现实及务实状态上面。

308后的(大马)华人都往哪走?
他们认为有了选择。过去几场补选已清楚显示,他们认为自己有选择(国阵和民联),而他们只想尝试更换选择。所以国阵还剩2至3年来改变他们的观念。国阵必须要证明没有其他政党能取代(之),因为今天人民认为民联可以取代国阵。

但国阵无法为(大马)华裔及印裔带来人人平等的希望…
所以国阵必须要改革。纳吉过去数周所做的一切为国阵带来希望。
民联不断提高期望,那是因为他们不当权,不需要去实践。他们还在政治蜜月期,所以人民没有对他们苛刻批判。

人民对国阵严厉非难,因为国阵掌政多年,大家对其失误和弊端了如指掌。反观民联只(在数个州)执政一年,所犯的错误和弱点尚未显见。人民也对民联比较宽容,他们认为民联还在学习阶段。所以,国阵要力证不能被取代。

可是那将带领我们重回种族政治,人民不正要摆脱这种局面吗?
我不能确定我们是否能远离种族政治。看看改教课题,谁提出反对?你会发觉巫统一直都噤若寒蝉,反观回教党和公正党的回教人士不断抗议。

对我而言,要以对事不对人的理想政治取代种族政治的想法仍十分遥远。非马来人必须要接受,民联提出的这点很正确,但是无法在近期内实现的。

时限?
也许在下两届大选吧。你必须明白,所有马来人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特权。不可能。只要有马来特权,就会有种族政治。简言之,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政府,一个能照顾全体人民的政府。贫困的马来人应该获援助;同样的,贫困的华人也必须被照顾。我们必须要有来自中央的核心政策,根据人民的需要和经济需求提供帮助。

有人预测2020年大马的华人人口将萎缩20%。那维护他们政治力量有多强大?
我想我们应该探讨,种族政治和政党在那时候是否还切合事宜。这点一直备受争论。我们应该问,如果马华和国大党不存在,(大马)华裔和印裔会受苦吗?

假设巫统和回教党能夺得民心,人民会觉得他们不再需要你。如果巫统了解华裔和如同了解马来人的需求,那则不需要种族性质的政党。这也是备受争议的论述。人民不断地问,没有马华,大马华人就会被剥夺什么吗?

为何人们现在才置疑这些?
政治情况已变。我国独立时,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共同争取这一切。当时也是马华和国大党为各族群奋力争取这些权益。他们的角色意义深远,必须确保各社群在英军离开后,继续享有宪赋给的权力。因此当时的马华和国大党的角色至关重要,包括争取公民权、照顾华人新村及维持政治稳定。

可是,52年以后,我们不需要再争取这些,人民的批判意识提高,他们置疑我们或已失去政治作用了。那大马的华人究竟要什么?华小?神庙?新村?如果巫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那对人么那而言,马华、国大党甚至是行动党也不再有角色。

巫统,一如既往地将无法走入华人社群;他们还停留在马来人议程…
你认为回教党并非如此吗?

那么华人的方向在哪儿?人口会逐渐减少?
我们的人口会渐渐减少,可是如果政府的施政对事不对人,我们还是能扮演有意义的角色,我们的权利仍旧获宪法保障,只有种族性政党的角色将受置疑。

你说我国需要经历多两届的大选,才会落实对事论事的政治。
没错,大概是2020年吧。

你对大马未来的种族和谐发展还是乐观的?尽管少数族群的人口逐减…
噢,我们都活在希望中。我们希望明天会更好。平均每天有20人在公路意外中丧命,我们不会希望自己的明天会这样。每一个人都会有希望。

No comments:

Welcome to my Blog

As a concerned MCA member, I am trying my best to help in the process of rebuilding and repositioning of the party.

Therefore, I welcome party members and members of public to post your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on my blog on how to rebuild and reform the party, eventually enabling MCA to regain support from all party members and the community.


Thank you for your sugges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