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08

报警了,what’s next?

马青总团一行人昨天向警方报案,要求警方彻查偷拍光碟的事。

报警吧。这里是民主法治国家,马青当然有权去报警。


可是,当事人没出现,却动员众马青总团执委去报案,有点耐人寻味。

再说,我在今年一月已经就光碟事件报警,警方也已展开调查工作,如今获马青如此关心光碟事件的幕后黑手,我还得感激他们呢!

我不是律师,但据了解,除非得到总检察长的同意,否则警方不能,也不会随便公开个人案件的调查报告。

我也希望有关的动作,并非试图转移视线。

5 comments:

Kelly said...

malaysiakini:

廖中莱虎头蛇尾
李正义 | 5月27日 中午12点32分

容我夸张的说,政治的演变就好比光速,瞬间改变。才前两天的事吧?马青总团长廖中莱措辞强烈公开要前马华赴总会长蔡细历收回他觉得有影射成分的言论,还要向他道歉,此话一出,马上掀起一池涟漪,马青仔更扬言要隔天报警,要警方还廖总团长一个清白。

岂知……今天翻开报章,廖中莱说:“蔡细历有无道歉不要紧,因为这件事将由警方去处理。”拜托,性爱光盘的事警方不是已经在查吗?如果这个3人小组有嫌疑,警方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再说,廖中莱反复无常也显示了他应对和处理危机能力的低劣。这个小小的举动,就轻易暴露了他领导和管理才能的匮乏,也欠缺一位领袖该有的气量。

这就是一般的政治人物,说了不算,虎头蛇尾。在这方面,廖中莱倒不如蔡细历的敢做敢当。马青在廖中莱和他的队伍领导那么多年,也真的没什么值得我们华社青年好高兴的,以前的总团长翁诗杰能干得多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悲哀啊!

Kelly said...

malaysiakini

廖中莱,你啃到辣椒吗?
SSiew | 5月25日 上午11点17分

一踏入2008年,马华这个大家庭就不曾安宁过,家事一桩接一桩。从强势领袖蔡细历下台、大选失利到内扰外攘、倒黄运动到最近超劲爆的“铲除异己”马华秘密三人小组。

秘密三人小组事件的演变,更随着马华特委会临时决定传召蔡细历而急转直下。蔡细历下台时言之凿凿指偷拍的动机和政治有关,让人不禁把偷拍和三人小组联想在一起。

被点名的人物也已被召供词,面对舆论的反应不一:黄家定急急忙忙宣誓示清白;黄日升吞吞吐吐只吐出“莫名其妙”四个字;廖中莱反指另一个政治阴谋在逼近马华;郑安泉否认是预料中事,但4人当中他算是最“勇敢”面对媒体的一个。

黄日龙不顾一切公开被怀疑涉嫌这个秘密组织的领袖和人物,虽然未经证实,但供词似真非假,一传十、十传百,听在党员耳里绘声绘影,难免让基层对被点名的“特务”有异样眼光。事情揭开后,被指为三人小组协调员的郑安泉是关键人物,而被指为当时布城16楼的副部长“上司”——廖中莱也随即成为全城焦点。廖中莱显然无法消化这股压力,今天向蔡细历开炮。

但为何对蔡细历,而不是指证他的黄日龙等人?

廖中莱在记者会会上郑重声明,对于蔡细历的性爱活动没有兴趣,即使是之前,将来都不感兴趣。本人重看《当今大马》的录影,蔡细历在几天前的记者会上,并没有指名道姓指证廖中莱,更没有指廖中莱和性爱光盘有关,廖部长为何忙着撇开和光盘事件的关系呢?

廖部长在声明中自认是顶天立地的马华党员,问心无愧。既无愧,则无惧,若明心可鉴,何必在意人言影射?我突然想起蔡细历之前引据过一句马来谚语“吃辣椒者,尝辛辣”

总团长,该不是啃到辣椒了吧?

Melissa said...

摘自《当今大马》,与关心马华政治的华裔同胞共勉之。


廖中莱,你啃到辣椒吗?
SSiew | 5月25日 上午11点17分

一踏入2008年,马华这个大家庭就不曾安宁过,家事一桩接一桩。从强势领袖蔡细历下台、大选失利到内扰外攘、倒黄运动到最近超劲爆的“铲除异己”马华秘密三人小组。

秘密三人小组事件的演变,更随着马华特委会临时决定传召蔡细历而急转直下。蔡细历下台时言之凿凿指偷拍的动机和政治有关,让人不禁把偷拍和三人小组联想在一起。

被点名的人物也已被召供词,面对舆论的反应不一:黄家定急急忙忙宣誓示清白;黄日升吞吞吐吐只吐出“莫名其妙”四个字;廖中莱反指另一个政治阴谋在逼近马华;郑安泉否认是预料中事,但4人当中他算是最“勇敢”面对媒体的一个。

黄日龙不顾一切公开被怀疑涉嫌这个秘密组织的领袖和人物,虽然未经证实,但供词似真非假,一传十、十传百,听在党员耳里绘声绘影,难免让基层对被点名的“特务”有异样眼光。事情揭开后,被指为三人小组协调员的郑安泉是关键人物,而被指为当时布城16楼的副部长“上司”——廖中莱也随即成为全城焦点。廖中莱显然无法消化这股压力,今天向蔡细历开炮。

但为何对蔡细历,而不是指证他的黄日龙等人?

廖中莱在记者会会上郑重声明,对于蔡细历的性爱活动没有兴趣,即使是之前,将来都不感兴趣。本人重看《当今大马》的录影,蔡细历在几天前的记者会上,并没有指名道姓指证廖中莱,更没有指廖中莱和性爱光盘有关,廖部长为何忙着撇开和光盘事件的关系呢?

廖部长在声明中自认是顶天立地的马华党员,问心无愧。既无愧,则无惧,若明心可鉴,何必在意人言影射?我突然想起蔡细历之前引据过一句马来谚语“吃辣椒者,尝辛辣”

总团长,该不是啃到辣椒了吧?

jbslowman said...

i think the youth wing main motive is to show their support to their leader. BUT, i do not think most of the leader do that voluntarily.

YOU see, even though wee chaired the meeting, but he was not at the scene when the police report was lodged. this smart young deputy minister is playing dual-face act. at one side, playing card in front of wing's leader to show his support to him.

However, if thing turn against him, he could still escape as he did it on instruction of someone from top and he was not at the scene when the report was lodged.

Great politician in the making. those who know him well will understand what i say.

PoliBug said...

昨天,马青发生了一件让党团基层感到伤痛及忧虑的事,马青真的报案了...
整件事的过程,拆成细节,实在让人感到不适,请容小弟细谈:

如此可惜,优质领袖的气度丧尽矣...
廖总给人的印象是稳重中带有英气,文质中不乏侠意,行事镇静,作风强健;自上届大选面对高调来侵的林署理时便显露出过人的魅力,数年来,无论在官职岗位上或是在团务领导的工作上虽然没有太大的丰功伟业,却也算得上是一位称职的领导,但是这次在这个面对人格挑战的格局里,他的反应却隐见不安,判断力及决断力也大幅崩坍,甚至连最基本的语言模式都出了让人难以想像的错谬;是什么原因让他一昔之间如此多变?事实上,蔡医生确实在任何一个环境,任何一项文告或访谈当中都不曾使用过他的名字,甚至还间接的否定了将光碟事件与其作同一联想的臆测;为何他会选在这个调查委员会的工作进行期间的关键时刻,使用了"报案"如此粗糙低劣的回应方式呢?甚至还指名道姓的要求一个不可能实现的道歉,并使用了可能误导民众更确信真有其事的叙述,前者形同对调查委员会的污辱,后者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使用这种吃力而不讨好,还会惹人贻笑的点子,简直失智到极点!一点都不像是廖总的智识,实在让人感到费解。

马青领袖重名节,同志情何在?
光碟事件在去年的最后几天发生至今,我们看到一颗华社的闪亮慧星陨殁,马华一日失重臣,近半年来,只见人踩踏,不见人伸手,如今事情有变,才看到有心人以实际报案的形式跟进事件的调查工作,这种 "维护当权者尊严"的举动,说实在的,令人作呕! 回想整件事,各位马青人请暂且放下所谓高尚的节操,在事发当时,您有动过手足情、道义心,着实的为真正面对人生挑战的蔡医生及其家人忧心过吗?虽然蔡医生所为,非圣贤所欲,但是他凛然承担,执意退位谢罪的时候,刚刚报案回来的朋友们,你们在做什么?这是多么让人心寒的事啊!?

一场好戏,一场豪无意义的好戏!
报这个案,没有怨头,没有债主,没有成效,甚至没有意义,若硬说有,那就只是在指责警方的无能,或,通过媒体为之前的放话交待... 然后,放话人闪在门扇后,由身不由己的"法律局主任"自扛表态,我们的领袖们勇气都到哪里去了?别告诉我们部长副部长们都到国会开会,警局的门从不打烊,我们并不笨!闹剧一场,这种行事态度外人怎么看?马青往后还怎么与人起坐?

公器私用,马青真的堕落了!
拿督廖意识到威胁,报案人却成了马青,稍有政治智慧者便不难想像这项举动将落人以"公器私用"的口实,事实上,马青在这件事上不应该是中性的吗?就算拿督廖今天是马青的老总,但马青却不是他一个人的!更何况当下之事正可能与他有关(至少他本人认为有人在影射他与光碟事件有关),在水落石出之前,马青是否更应持中立平等的姿态?虽说他是马青的老总,但蔡医生毕竟也是母体的前副总同志!如此行径,偏颇之意未免太露!

廖总请用心
最后,奉劝廖总一句(如果廖总也有来这里走走,不小心看到的话...还请蔡医生海量让我这篇东西得以在贵博客见天日),也许事情并不会如您想像般糟糕,您身边的人可能有许多"精辟"的主意,但未必都是为您好的!许多人都相信,我想甚至连蔡医生本人都会选择相信光碟事件与君无关,毕竟该手法过份下流,与您一向来的作风并不相似,又或许您在其他事上面身不由己,必需为人所用;也可能有人拿着您给的鸡毛全国走透当令箭来使,搞得我马华乌烟瘴气;更可能一切的一切都是人家的阴谋,想再次离奸、分裂马华党领袖包括您及蔡医生的关系....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若您还记得当初刚加入马华时的政治抱负及对党、对民族、对国家许下的诺言,那请用心,保护我们的马华,正在病重的马华。

Welcome to my Blog

As a concerned MCA member, I am trying my best to help in the process of rebuilding and repositioning of the party.

Therefore, I welcome party members and members of public to post your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nd opinions on my blog on how to rebuild and reform the party, eventually enabling MCA to regain support from all party members and the community.


Thank you for your suggestions.